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我家丞相/相国去哪了

有政斯哦❤~

知鱼之乐(子非鱼):


一大早,始皇陛下懒洋洋地睁开眼睛,一夜好睡。往旁边一看,没人?下了榻,披上袍子,趿拉着鞋在偌大的宫殿里找了一圈,也没见自家丞相的影儿。

“李斯,李斯,通古,通古。”连喊数声也没人应。

找到宫外也没见,顺着小路往前走,没几步就看见他爹庄襄王急急忙忙的样子,一问才知,他爹在找他仲父,也是一大清早就不见人影了。

就这样,爷俩一起边溜达边找自家相国。

路上又遇到他曾祖,曾祖要找的人更多:他二舅他家应侯连他家上将军一大早都不知所踪。

一行三人,越找心理越疑惑。

远远看见惠文王站在路口向他们招手,几人过去一边见礼一边问,他跟这儿干嘛呢。
惠文王说,他家相国张子,一早就溜走了。

几人急忙问,知道去哪儿了吗?

惠文王指着西侧那大宅子,昨晚我听见相国神神秘秘地,听到了一句半句的,好像去那儿了!

众人向西侧看,一座黝黑朴素的宅邸,简约大气。
始皇帝满不在乎地说,“知道地儿,就进去找呗,在这站着等着长草啊!”
被庄襄王瞪了一眼。

惠文王为难地说,“我一个人不是不好进去嘛!”

大秦这一众都知道,惠文王一个人从来不进这座府邸,会被揍出来的。

原来这座府邸是秦孝公和商君的,每次惠文王来都会挨他公父一顿揍,刚见面那会,惠文王以为他爹气头上,揍几次消消气也就好了,没想到,这都好几百年了,这气还有越来越涨的趋势。

而且每次他爹揍他时,商君都在旁边劝说,“君上,不怪王上,都怪臣,怪臣功劳虽说不太高,但是镇主阿,新君疑臣也有情可原,车裂,臣真的毫无怨言,真的,为秦国,臣愿粉身碎骨……”
不劝还好,这每次一劝,一听到车裂二字,孝公都像火上浇油一样,下手更重。
所以后来,他一个人从来不进这府门。

今天站着犹豫着,忽然看见这几个晚辈,惠文王知道自己公父最喜欢的就是他嬴家这号称千古一帝的政小子。正好给他们一起进去,万一公父动手还能趁人多跑掉。

一群人呼啦啦地来到孝公商君府门,看门人看是这几位也没拦,几人进门往里走。

庭院里,孝公一身黑色紧身衣,手持宝剑,身形闪展腾挪,一招一式,一劈一刺,力道千钧。余光看到呼啦啦一大帮子人过来,手腕子一翻花,剑尖递出,直直刺向中间一人的哽嗓咽喉。

“公父,饶命啊!政小子,快帮我!”
剑尖在堪堪触到咽喉时停住,孝公瞪了他一眼,“今天,没空搭理你。”

“见过公父!商君……商君可好?”
“见过祖父!商君可好?”
“见过高祖!商君可好?”
“见过祖宗!商君起来了吗?”始皇陛下东张西望。

“在后面花园亭中,好像在招待客人。”

客人,肯定是我家丞相/相国/上将军……
几人不约而同地想。

跟着孝公,来到花园亭中,远远就见可不止五六个人,有十好几个,好像还有不是大秦人。

走得近了,看清了,这唠得还挺热闹:

汉家那萧丞相拉着商君手,讲述自己进入咸阳后,没拿任何金银财宝只拿了全国人口户籍册子,可帮了他大忙了,这可得好好感谢商君。旁边曹丞相紧挨着萧丞相拿着根竹片,不时地记几笔什么。

那边,两位大将军韩信和周亚夫拉着上将军武安君白起追问当年长平战的具体细节。

张仪被张良拉到一边,俩人讨论他俩到底是不是本家,还有黄石公跟鬼谷子到底有没有关系。

应侯范雎和陈平俩人说起戏魏戏楚,一起大笑起来。

穰侯魏冉和武安侯田蚡在讨论哪块地肥沃值钱,眼睛里都放光。

文信侯吕不韦和桑弘羊谈着生意经,文信侯吹嘘自己眼光高,奇货可居。

李斯捅了捅做记录的曹参,把他拽到一边不知说啥去了。

……

几位主公远远地看着,有点方!这干啥呢?

商君亭中宴客!


【政斯】盗墓贼奇遇记

@苍狼惜嬿 我只会写肉渣渣,太羞耻了嘤嘤嘤
                第二章    小妖精
我在这地宫已经待了好多天了,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体验了一把什么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但即便是这样,我依旧想回到上面去。
  原因是这样的,我来的第一天,英明伟大的始皇陛下让我入住了他们隔壁一间超级豪华的房间,对没错是房间。至于君臣二人为什么会睡在棺材里,你猜陛下他怎么回答的,他说情趣。-_-||真的不可想象原来你是这样的陛下。
  本以为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结果隔壁响起了某种不可描述的声音T_T啊啊啊啊,我的耳朵要聋啦(╯‵□′)╯︵┻━┻
  “陛下……慢点。”
  “啊……轻一点,对就那里。啊~好舒服啊”
  ~~~(>_<)~~~ 第二天,我顶着一双熊猫眼去向始皇陛下抗议。
  在门外就听见始皇陛下开心的哼着不成调调的歌:“我是个努力干活还不磨人的小妖精。”
  你倒是爽了,我可是一整晚都没睡呢。
  “陛下昨晚可还尽兴?”
  “啊?”陛下一脸蒙逼地看着我。
  “就是那个。”
  “哪个?”
  “丞相昨晚还好吧!”
  “哦,我把他伺候的挺好的。”陛下茅塞顿开。
  “你们当然好啦!!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叫的那么大声还让不让人睡了。”我气的跳脚。
  “啊哈—”李丞相打着哈欠从里间走了出来,“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陛下给我做了按摩,吵到你了。”
  诶?诶!!昨天难道不是我想的那样•﹏•不会吧!
  “陛下居然能做柳下惠。”啊啊啊啊啊◑▂◐死了,怎么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死了!死了!要死了!
  “你是说寡人不行嘛!放肆!”还不等我解释,始皇陛下扛起丞相就走了,威严的声音从里间飘来,“寡人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努力干活的小妖精。”
  小妖精~妖精~精~
  陛下威武……
  妈妈,这对君臣太可怕了,呜呜呜﹋o﹋我要回上面去。

【政斯】盗墓贼奇遇记(脑洞篇)

第一章 黄泉碧落
  我是个盗墓贼,干这行勾当已经很多年了,可是我每次要随队友下斗的时候,他们都有各种理由让我留在原地待命。
  简直发指(╯‵□′)╯︵┻━┻
  为了抚平我受伤的小心灵,我决定去秦始皇陵散散心,不要问我为什要去墓地散心,我会告诉你,因为我是盗墓贼啊!
  虽然还没下过斗,这种奇耻大辱就不要再讲了。
  我买了门票,蹦哒蹦哒的在陵墓里闲逛,“诶?!啊啊啊啊啊啊……”突然一脚踩空,身体不停往下坠落,并没有预想中的痛感,而且还安稳地落在了地上。
  试探性地睁开了一只眼,左瞧右瞧,发现只是个地宫,才舒了口气。
  “啥!!地宫!我这算是下斗了吗,好开心,我终于可以一洗前耻,重新做贼了。”
  离我不远处放了一口石棺,上前一看,我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这秦始皇陵地宫至今未开的原因了!
  尼玛!感情这千古一帝好男色啊,这小腰搂的,啧啧!这要是开了地宫,那还不分分钟让天朝男子学做真男人啊!
  话说,他的皮肤好Q啊!嘤嘤嘤,手感好好。我不要命地戳了戳始皇陛下的脸颊,还不忘捏一捏。
  “戳够了?”慵懒的声线使我受蛊惑般点点头。
  “嗯(⊙_⊙)”
  “嗯!!你……你……你……起尸啦!”
  “吵死了,安静,寡人的爱卿还在休息呢!”秦始皇不悦的皱起眉。
  “(⊙o⊙)哦。爱卿是他的名字吗?”
  “不是”顿了顿,又说,“李斯。”
  ( ⊙ _ ⊙ )居然是千古一相,朝廷上正直,朝廷下荒淫的始皇陛下,发指!居然连丞相都不放过。
  噫~我好像又知道了什么,千古一帝,千古一相,千古第一基~
  
  本文章由基佬紫提供商赞助播出,哔—
  
  
  看这篇不需要较真,开心就好。
  其实只是小生文化浅薄-_-||
  看了这篇文章,你会发现,脑洞是种可怕的东西⊙▽⊙
  
  
  
  

         政斯·盗墓贼奇遇记
最近又打算开新坑,数学课上一闪而过的脑洞,欢脱向 (>^ω^<)
这是一个盗墓贼机缘巧合下,进入了秦始皇陵墓的故事。
自从到了这地宫,他每天都看见始皇始皇的陛下和他的李爱卿秀恩爱,啊!我幼小的心灵承受不来〒_〒
嬴政:“你真以为没有寡人的允许,你进得来,嗯?”
盗墓贼的奇遇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的阴谋……(管他呢~\(≧▽≦)/~开心就好)
我好像知道了秦始皇陵至今未打开的真正原因-.-你知道吗?嗯,你不知道 (>^ω^<)

         

【政斯】曰归(短篇同人)

  第一次写文,发文都给政斯了,好紧张啊!人物可能有点崩坏,如果写的不好,请不吝赐教。政斯什么的,当然和雪花红梅有关啦,超级喜欢前辈们的文,你们写的嬴政和李斯就是我心中所想的。灵感有点来自于 @斯秦将雪 大大的图     http://19991109lcc.lofter.com/post/1fc2a9_c58f592      (你好啰嗦啊←_←) 咳咳新的一年继续爱政斯~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鹧鸪天》       嬴政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后,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小睡一会儿,却不想睡沉了。
  一缕缕轻烟缭绕,入眼之处皆白,唯那远山如泼墨,在白中透出一点黛来。嬴政心疑,他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沿着小路走,到尽头,显露出一条溪流。只见一人驾一叶扁舟,周身云雾缭绕,着青色曲裾,白色暗纹襟弯曲缠绕而上,一段楚腰纤纤,腰间玉环叮呤作响。广袖飘飘,衣裾渺渺,好一副谪仙模样。
  “政儿–––”那人笑弯了眉眼,上扬的尾音绵长而婉转,直抵嬴政的心房。
  
  他像是叫不够似的,又连唤了几声,“政儿……政儿……”不知何时,他的语调竟染上了哭腔,月牙似的眼里也蓄满了泪水,落了还满。
  嬴政想为他拭去脸上的泪水,却在这时醒了。
  “原来是场梦啊……”嬴政喃喃道,可是为什么心里会隐隐作痛,低垂着眼,久久未动。
  在接连不断地做了同一个梦后,嬴政决定去江南寻梦,若不是江南的山水,又怎会那般秀气。
  几经辗转,却一无所获。
  在江南的最后一晚上,嬴政踏上一小舟,任意飘荡,浆划破水面,碎了一轮的弯弯皎月,再荡出几圈涟漪,就又恢复到初时的模样了。嬴政向船家讨来一壶酒,自斟自饮。
  忽闻岸边响起古琴声,其声悲凉婉转,如泣如诉,不绝于耳。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嬴政自嘲的笑了笑,又自斟了一杯,敬了敬月亮,一饮而尽。
  酒不醉人,人自醉,迷离的凤眼望着远方。
  “该回去了。”像是对船家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的。
  眨眼间,又是一年中秋。嬴政独自走在西安古城上,凭栏俯看城下万家灯火,垂落的刘海遮盖了一切表情,在脸上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
  月华如水,嬴政却只觉得寒气逼人,冷的彻骨……
  即使是在一家团圆的日子,嬴政也很少见到父母,即便见到了,也是简单的敷衍几句,说累了,便上楼休息去了。就在前年,父亲病倒了,这诺大的公司便交到了嬴政手上,接手才发现,大权早已落入吕不韦这奸商的手上。更让嬴政气愤的是,母亲居然与他有染,这让嬴政无法接受。
  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爱,也不许别人染指。
  就在嬴政快被黑暗情绪吞没的时候,李斯在人群中找到了他,“政儿!”朝着他的方向奔去,嬴政也看到了他,一瞬间与某个画面重合,乌黑的发丝飞扬,腰间玉环叮呤作响,脸颊因为奔跑而带上一丝潮红,带着笑飞扑进了他的怀里。
  “陛下,你终于回来了。”
  嬴政抱紧了李斯,他都记起来了。
  “政儿,我回来了。”
  “嗯。”一个字,一段情,一别就是千年。
  还好,我们的相逢不是一场梦……

番外篇–––《相约白头》
        红的梅,白的雪,刺骨的寒。
  人都说,高处不胜寒,却又有几人正真尝过这其中的百般滋味!
  嬴政13岁为秦王,庄襄王离世,仲父独揽大权,他也不过是一任人操纵的傀儡罢了!得到这个王位,理所应当的他就要失去所有的亲情。母亲和吕不韦私通,成了嬴成蟜叛变的借口,嬴政要扫除一切背叛过他的人,即使是生母也不例外。
  他们把嬴政最后仅剩一点的母爱也夺走了,怎能让他不恨。她的崽子和情夫们都得死,吕不韦、嫪毐一个都逃不掉。
  “陛下。”李斯轻柔的为嬴政披上斗篷,“天凉。”
  嬴政拉过李斯的手,略带责怪的说:“我没事,倒是爱卿的手这么冰,也不知多添些衣裳。”解下斗篷给李斯披上,黑色的斗篷,显得李斯脸色更加苍白。执起李斯的双手,替他捂热了。
  至少还有你,李斯,要不然寡人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转过身,与李斯同看这万里河山。
  捏了捏李斯的手,问道,“寡人13岁为秦王,一路走来,亲的人一个个都离我而去,爱卿会吗?”这不是问句,他要的是肯定的回答。
  李斯把头靠在嬴政的肩上,“不会。”
  顿了一下,还是唤了一声“政儿~”仿佛又回到了李斯还是先生,嬴政还只是孩子的时候,抚平了嬴政的伤。
  嬴政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咸阳城的雪下的纷纷扬扬,压得红梅弯了腰,落的君臣二人白了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