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光热】画中仙

                第三章    情愫暗生

    七月上旬。
  司命约了高伟光、热巴一起去海南岛度假。
  阳光沙滩,还有一望无际的大海,到处都充满了自由的气息。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好,热巴本来是这么想的。
  突然,左肩搭上来一只手,轻佻的声音响起:“美女,怎么一个人啊!”
  热巴厌恶地推开了他,拉上露肩的衣服。
  那人还想再来,就被一拳打在了地上。
  高伟光去给热巴买水,一回来就看见一个男的对她动手动脚,想都没想,过去就是一拳。
  “你再拿你的脏手碰她试试。”做势还要再打,那人立马连滚带爬地跑了。
  高伟光的转过来担忧地看着热巴,问她有没有事。
  热巴什么都听不到,就看见高伟光的嘴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眼里写满了对她的担忧。刺眼的阳光被挡在他的身后,在她身上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突然觉得好委屈。
  上前抱住了高伟光,声音闷闷地从怀中传来,“大叔,呜呜呜呜……”
  热巴小兽般的低泣声,像一团棉絮砸在高伟光的心上,不轻不重,却让他整颗心生疼生疼的。
  一只手搂紧怀中人,安慰性地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
  “别怕,有我在。”
  “嗯。”热巴在他怀里哭了一会儿,才退开一些距离,手却没有从高伟光的身上放下来。
  抬起头问:“大叔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我平常都不这样的,今天是因为有你在,所以才觉的特别的委屈。”
  海风吹乱了热巴的发丝,也吹乱了高伟光的一颗心。
  “没有。”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里有多么的宠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发生了这种事,热巴也就没心情玩了。高伟光带她回了宾馆。
  司命在看到热巴被揩油的时候,刚想过去搭救,就看见高伟光赶来就是一拳,于是收回了迈开的脚,坐回椅子上。
  “呼!还好小殿下没事。”司命眼睛提溜一转,躲在伞里的头又探了出来,看万年老铁树开花结果。
  一个女孩看他很久了,看看远处相拥的男女,又看看他。
  悄悄地移到他的耳边,“你是不是喜欢那女生,但又不敢说,所以只能偷偷地在这看她啊~”
  “啊!”司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摔下了椅子。
  “诶?你怎么坐地上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女孩蹲下来说。
  司命惊讶地看着眼前眨巴眨巴眼睛问他话的女孩,回忆瞬间涌了上来。
  “你说你要娶我,可我怕等不到那天了。”冰凉的手从他的手中滑落,她就这样离开了。
  他答应会治好她的,他还没带她去看山谷的幽兰;山顶的日出;小溪里的游鱼;还有河岸边的蒹葭,她怎么就能走了呢……
  “你说等不到我娶你的那天,怎么会呢……我现在就娶……现在就娶……”天色已近黄昏,可你为什么还不醒呢?
  他终于娶了她,那天的天很蓝,花很好,她也很美……
  所谓尘世情缘,尘世尽,大抵不过如此。这不过是司命擅自将天宫的东西带出天宫,间接使凤九割尾刻字所受的惩罚罢了。
  下凡历劫,情劫也不过是这其中一劫。
  茫茫人海,怎会如此之巧。
  大抵司命忘了他历劫时欠人一段情债,这世间唯情债最是难还。
  女孩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你怎么了?啊啊啊啊啊啊!!他们要走了,赶进追啊!”拖起地上的司命就走。
  跟到了宾馆,女孩停了下来,胸有成竹地拍拍胸脯说:“看我的。”
  “你又想做什么?”司命赶紧拉住搞事情的某人。
  “你别拉我呀!我要帮你把她抢回来。”
  司命扶额,真是前世欠你的。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女孩一副我懂你的表情,“不用解释,我都懂的。”拿起服务生托盘上的水杯,就往高伟光身上泼。
  司命扶额,“你所说的帮就是这样的?!”
  这小祖宗前世可不是这样的,因为从小恶病缠身,所以很少出房门,就连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哪像现在这样活泼又爱惹祸啊!
  可他忘了,如若不是体弱多病,也该是这样活泼又有生气的。
  “大叔!”热巴见水就要泼到高伟光了,情急之下,把他拉向了自己,一时没站稳,连带着高伟光一起倒了下去。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间,热巴脸色一红,推了推愣住的高伟光。
  “大……大叔,你起来……起来一下。”她脸上的热度滚烫的吓人,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对……对不起!”高伟光立马从热巴的身上起来,再扶起她。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赶紧移开。
  女孩被司命狠狠的教育了一番,委委屈屈地来到两人面前道歉。
  然后拉着司命的袖子摇啊摇,问:“这样可以了吗?”
  “司命,人家还是个孩子,别太计较了。”高伟光附和的点点头。
  女孩听到有人说她是孩子就不高兴了,反驳道:“我才不是孩子呢!我都已经上高中了。”
  司命怕她再整出什么幺蛾子,就捂住她的嘴,说送女孩回她的宾馆。
  结果司命一晚上都没回来。
  高伟光和热巴暧昧地一笑,异口同声地说:“司命的桃花开了!”
  有什么正在悄然生长。

码字好累啊T^T
总感觉司命老牛吃嫩草啊~啊哈哈哈哈

【光热】画中仙探讨

司命做为文里光热的红娘,总不能让他一直孤孤单单的是吧 (>^ω^<)
so,我们需要给司命一个原创cp,你们说司命是喜欢恬静型的,还是活泼型的。
请各位看官帮忙提一下意见,非常感谢。

在这里先谢谢各位喜欢《画中仙》,这可以算是我的长篇同人文处女作,之前也就发过一两篇同人短文,哪里写的不好的话,请一定要坦白的告诉我,毕竟我们都是因为喜欢东凤(深情的高伟光和亲爱的迪丽热巴),所以才聚在一起的。
我有一颗上进的心❤(*¯︶¯*)

衣服可以带入光热这张图 (>^ω^<)

     【光热】画中仙(现代同人)

                 第二章      似曾相识

  遇见你的眉眼如清风明月,在似曾相识的凡世间。
  这是重逢,亦是初见。
  热巴十八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看了很多家医院都说查不出病因,没法对症下药,治不了。
  热巴的父母担心女儿,就特地从新疆赶来照顾她。看着女儿日渐憔悴的脸,却无能为力。
  就在夫妇俩无措的时候,一位男子突然出现,给了夫妇俩一对铜铃,嘱咐他们如果想救你们的女儿,就把这个铜铃系在她的脚踝上,不久就会好了。
  夫妇俩救女心切,没想就答应了。
  如男子所说,不出数日,热巴的气色就渐渐好了起来。夫妇俩为报这名男子救命之恩,就让女儿认他做干爹,却不想他拒绝了。临走前还留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言恩尚且过早,有缘我们还会再见。”
  三人正深究话中之意,待抬起头时,才惊觉恩人已走。
  “爸妈,我要是恩人啊!我也想走,人家看着也不老啊,你们就让我认他做干爹,恩人肯定觉得我们变向的说他老呢!”热巴口无遮拦地说。
  “胡说,就你这小妮子想法多。你生病的时候吓死我和你爸了。只是还没报恩人的救命之恩呢,他就走了。”妈妈望着男子消失的地方说道。
  自此后,热巴就一直戴着那铜铃。
  至于那男子,是在最近一次偶然寻到的一间“紫梵”古董店里才知道的救命恩人叫司命,也终于明白了他那句“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意思。
  六月初的清晨。
  “等下,我有一位朋友要来,你去准备些伴茶的果品。”
  “知道啦!”热巴重遇恩人后,就经常跑来紫梵,做些端茶倒水的活,美名其曰报恩。
  司命算默许了,但又免不了在一旁说胡话,什么“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之类的胡话。
  真是个怪人。
  “呸呸呸…怎么能说自己的恩人是怪人呢!”热巴无比的唾弃自己的想法。
  “叮铃,叮铃”清脆的铜铃声,引起了高伟光的注意。
  只见一人从后门进来,乌黑的发丝由中间分开,随意的披散在两肩;穿了件淡黄色的连衣裙。一双眼似天上明月,清澈透亮;两叶弯眉如黛。
  除了额间没有凤尾花,也没穿一身惊艳红衣,竟与画中仙子别无二致。
  热巴从进来就发现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迎上那道灼热的目光,一愣,心下道:“这人,我好像在哪见过。”
  司命来来回回的看着眼里只有对方的两人,会心一笑,戏弄地咳了一声“咳咳!”
  两人瞬间移开眼。
  “呵呵,司命你感冒了吗?”热巴尴尬的干笑两声。
  高伟光则喝了口茶,压下心中的悸动。
  司命有心撮合他俩,自然待不了多久就找个合适的理由走了。
  一时间,只剩下高伟光和热巴两人。
  热巴为了不让气氛那么尴尬,就介绍了一下自己:“我叫迪丽热巴,是新疆的。嗯—司命是我救命恩人。你呢?”
  “我叫高伟光,是东北汉子,和司命是朋友。”说我又喝了口茶,还是觉得口里很干。
  热巴把果品放在桌上,坐了下来,然后挑了些坚果递给高伟光。
  “这个很好吃的,你试试看。”说完对他甜甜的一笑。
  “好。”高伟光也回以一笑。
  
  你的笑颜,今生我会好好守护。
———————————————
司命出场这么多完全是因为他是红娘~
满足热巴想光叔倒追的愿望>3<
因为是高中学生党,所以不敢保证每日一更。
请各位看官放心食用(*¯︶¯*)
@吃猫的鱼3213252814 更新了,谢谢喜欢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