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光热】画中仙

               第十一章      繁花似锦

年关将至,高伟光要带热巴回东北让父母好好看一下他们未来的儿媳妇。

  明天一早就要赶飞机了,可热巴怎么都睡不着。一想到马上就要见高伟光的父母了,她心里紧张啊!万一他的父母不喜欢自己怎么办?见面了要怎么在他们面前取的欢心?明天要带给阿姨和叔叔的礼物带了吗?

  对啊!得起来检查一下礼物放进行李箱没。

  热巴检查了一遍,确定放进去后,才放心的回床上躺着。

  还是睡不着,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高伟光。

  “你好!你拨打的手机正在通话中。”打了一会儿,传出了机械的女音的提示声。

  “他在打电话啊……那我待会儿再打吧。”

  这边,高伟光给热巴打电话,也显示“对方用户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按掉,重新打了过去。

  “喂。”

  “喂!热巴你刚才和谁打电话啊?”

  “大叔?明明我打过去的时候,手机提示说你在通话中。怎么会是我呢?”

  “我知道了!那是因为我们都打给对方,然后就这样了。小胖迪,你说我们是不是特有默契!”

  “我才不胖呢!!哼!╭(╯^╰)╮”

  上次去高伟光家蹭饭,都怪他做的太好吃了,作为姿深吃货,好吃的一上口,根本停不下来啊!期间还喝了点小酒,醉了,迷迷糊糊的被抱进了房。

  第二天起来,高伟光夸张的扶着墙,哎哟哎哟地叫唤着,还说:“我们的热巴其实很轻,真的很轻。哎哟~我的老腰啊!”

  热巴:……

  于是,高伟光从那以后,就把“我们的小热巴”改成了“我们的小胖迪”。

  “好了,宝贝不生气,其实你一点都不重,真的!”

  热巴听他这么说,心里很高兴,可嘴上却说:“哼!这还差不多。”

  “再还不睡,明天可是会起不来的!”
  和他通过电话后安心多了,道了声晚安,就去睡了。

  一夜好梦……

  高伟光第二天带早餐来找热巴的时候,果然如他所料,他家的小胖迪还在呼呼大睡。

  “你要是在不起来,飞机都要飞走啦!”

  “再睡五分钟。”热巴嘟囔着。

  1、2、3

  “啊!要误机啦!大叔,来不及啦!怎么办?!”

  “还没呢~你先把小黄鸭睡衣给换了,然后出来吃早餐。”高伟光对热巴眨了一下眼睛出去了,还把门给带上。

  呼呼呼~我的大叔怎么能那么可爱~还那么贴心,小胖迪最喜欢、最喜欢大叔了(^3^)❤

  春运期间,人山人海,高伟光很怕这小妞一转眼就不知道去哪了。

  提过她的行李箱,让热巴走在自己前面。

  他温热的胸膛,提醒她小心的温柔语气,无不让热巴觉得安心。

  在人海中有那么一个人无条件的宠你、爱你,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几个小时的路程,让热巴很疲惫,虽然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但还是很困。

      高伟光就这样牵着一只迷迷糊糊的小狐狸回家啦~

  到了高伟光家的门前,热巴才意识到就要见高伟光的爸爸妈妈了,什么瞌睡虫都跑了。

  拉住高伟光的衣角,躲在高伟光的后面探出头来。

  高伟光知道她很紧张,安慰了几句,才拿钥匙开了门。

  “你别紧张,我爸妈很好相处的。”

  “我怕你爸妈不喜欢我。”

  “怎么会呢!我们的小胖迪这么可爱,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舍得讨厌你。”

  门开了。

  “爸妈,我和热巴回来了。”

  高爸高母昨天就收到消息了,所以早早的就在家里等着他们的儿媳妇。

    高妈热情地拉过热巴。

    “阿姨好,叔叔好。”

    “嗯,真乖。坐了这么久的车累了吗?”高妈笑弯了眼,看热巴是越看越满意,比伟光之前发的照片还要好看。

     “要是想新疆的爸爸妈妈了就给他们打个电话,通个视频。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好好住着,阿姨给你做东北菜。”

  “好,阿姨。”热巴一说到有吃的两眼放光。

  高爸则拉着高伟光坐下,神神秘秘的问:“把人家姑娘拿下了没?”

  “还没。”高伟光正想说除夕夜晚上的计划,就被打断了。

  “怎么这么不开窍!想当年,我和你妈吧啦吧啦吧啦……”

  
  除夕之夜。

  吃过团圆饭,高伟光带着热巴出来家门。

  雪花落在热巴的头上,高伟光轻轻地为她拂去。

      热巴回头看他,他朝她笑了笑。
    于是热巴也对他笑了笑。

     沉寂的空中,随着一声轻响,绽开了无数朵烟花,璀璨夺目。

  繁花似锦,却不抵美人如画。

  高伟光单膝跪地,拿出了一个锦盒。

  “亲爱的迪丽热巴,你愿意嫁给你眼前这位深情的高伟光先生吗?”

  热巴伸出右手,一枚戒指套在了无名指上。

  “我愿意!”

  天上的烟花一声声,也打不断两人的浓情蜜意。

  在雪地里,他们互相拥吻,十指紧扣的手上,钻石闪着亮光。
  
  三千繁花,我只为你一人留恋。



                                                       — 完

【光热】画中仙

(九~十章)
                
              第九章     蝶恋花

多情总被无情恼,从此天涯各东西。
  
  她似乎在等什么人,眼睛不时的看向一处,复又沮丧的低下头,踢了踢脚边的石子。
  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走向了她,唤道:“婧儿,等久了吧!”
  把纸包递到她的面前,晃了晃,笑着说:“当当当当~你最爱吃的桂花糕。”
  “哼!你慢死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
  “下次在那么慢,我就不理你了。”
  “好~都随你。”他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渐渐的走远了。
  画面一转,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她脸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也许都有。
  她说:“奕郎……我不是妖,可……可我也不是人,你还要……我吗?”
  她依靠双手,努力的移动着身躯。
  他亦爬向她,十指紧扣,永不不分离。
  “真是孽缘!孽缘啊!既然你们执迷不悟,妄想和妖物在一起,那就休怪本道长手下不留情了!”贱刺进他的胸膛,嘴边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突然,整个世界开始变得摇晃,大有崩裂之势。
  热竟觉得鼻子一酸,眼泪便扑簌扑簌的往下掉,似有那么一刻,她也曾这么绝望过,可她记不得什么时候她也受过这生离死别之苦了,可能只是出于对同为女人的她的同情吧。
  画外,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司命星君,别来无恙啊!”
  司命警惕地看着来人,问:“你是谁?”
  “哦——也是!不怪星君不识得我,如今这模样,道是我自己也不认得了。”
  话末,又靠近了他们几步。
  司命从床边站了起来,护在高伟光前面,才细细打量起他,自己确实不认识这个男的。
  男人有靠近了一点,司命摆出防御姿势。
  轻蔑一笑,转身飞入画中。
  事情发生的突然,快点司命还没来的及做出反应。
  “遭了,他的目标是画。小殿下有危险!”
      施法护住帝君,自己也飞入画中。
  白婧在画里的世界待的好好的,处处显露着春天的气息。
  在闲暇时,烹一壶茶,倒也极尽雅致。
  “婧儿。”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她倒茶的手抖了一下。
  一定是太过想念他了,所以才出现幻听,白婧这样安慰着自己。
  “婧儿。”这一次没听错,是他。
  这一眼来的太长,让她觉得这一眼就是万年。
  “跟我一起出去吧!”邀请的伸出他的手。
  眼看白婧的手就要搭上去了,最后又缩了回来。
  她说:“你走吧!我不能那么自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一个深爱你的人,是怎样才能说出“你走吧”这样的语句。
  字字诛心……是否帝君也曾受过这凌迟之痛,在南天门、在华泽身归混沌时。
  其实,白婧和帝君还有共同的一点——那就是他们都不愿让爱的人受伤。
  帝君和凤九,向来情深,奈何缘浅。白婧心里很清楚,帝君是怀着对凤九的情才将她画出来的,也才有了她。如今,这两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怎么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毁了他们好不容易修来的姻缘呢……
  白婧的决定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站在那不知是进还是退。
  “我知道。其实你只是想要借我之手,杀了帝君和凤九,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对你恨不起来。”她凄惨地笑了笑,“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他在她的眼中看道了自己,哎!真是个痴情女子。如果他没有想起他是素锦的话,也许真的会再次爱上她,可惜……没有如果。
  当初,帝君要是不护着青丘那只小狐狸,他也不会被贬下凡,世世受这轮回之苦,更不用投成这男儿身。
  “不想说也没关系。”白婧背过身去,朝着刚出现的小路渐行渐远。
  “你走吧!桌上的玉,我还你。我们……就此别过。”那条小路似是没有尽头,吞没她单薄的身影。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做相思。
———————————————————

                   第十章     应惜眼前人

  躲在草丛里的热巴站了起来,走向宋子奕。
  “你不追吗?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追上去。”
  宋子奕转过身,想掐住她的脖子,却发现,他下不去手。
  因为是她牺牲了自己的幸福也要成全的人啊……是什么时候再次爱上了她呢?也许是她和自己还是素锦时截然相反的性格。素锦为了爱,即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而白婧却为了爱反手。真是个笨女人……也许更早,再记起她的时……
  罢了。
  “你和外面躺着的说:‘我素锦有错,被贬下凡也不能怪你们,前尘往事请帝君一笔勾销。”语毕,抓过桌上的半块玉,追了上去。
  司命才赶来,啰啰嗦嗦的问了一大串问题:“小祖宗诶!你没事吧?有见到一个男的进来了吗?见到的话,现在去哪了。”
  “你一下问那么多,让我怎么回答……第一我很好,第二我看见了,第三他去那边了。”头都没转一下,手就往那条小路的方向指。
  司命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热巴疑惑地转头,惊奇地说:“欸?!路呢??”
  再看司命,一副不要解释,我都懂的表情是闹哪样!!和静文待太久了是吧!
      在这待下去,已无意义,还是回去照顾大叔吧。还真是想他了呢!古人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果然不骗人。她才一会儿没见的大叔就想他想得要了命。
  高伟光醒来后,热巴完完整整的复述了一遍宋子奕说的话。高伟光“哦”了一声,并没下文。
  拉过热巴的手,厚颜无耻地说:“哎哟~我心痛,要我们小热巴抱抱、亲亲才不疼~”
  热巴:……
  我好像遇到了一个假的大叔,我的大叔不会这么不要脸。
  没毛病!
  另一边的司命不淡定了,咋咋呼呼地说:“啊!帝君,是素锦啊,他是素锦啊!不行,我得再去一趟。”
  高伟光淡淡的飘来一句:“皇上不急,你急什么,莫非……”
  这下轮到司命无语了。
  这绝对是真帝君,大写的东怼怼啊!有木有!
  也没毛病!
  好奇宝宝热巴开始发问了,“帝君是你吗?素锦又是谁?为什么画里住着一个女人?哦——你金屋藏娇,不对,是画中藏娇!哼╭(╯^╰)╮!!”
  啊嘞,重点错了吧!!
  
  画中仙的事告一段落。
  热巴也更清楚了她对高伟光的感觉不仅仅是喜欢而已,而是爱。
  因为爱,所以相信他、依赖他、黏着他。
  流光易换,淡如云烟,不如怜取眼前人,互相依偎着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今天晚上的热巴很迷人,一袭青花瓷纹衬衫裙,眼似秋波,含情脉脉,朱唇一点,胜却桃花几分。
  任是无情也动人,更不用说她对高伟光有情了。
  要是这样,高伟光都还不做些什么,那他还是不是个男人。
  上前,一把搂过她的细腰,吻上她的唇,先温柔的描绘着她的唇型,再探入口中,攻城略地。
  她的双颊通红,两手搂着高伟光的脖子。
  在热巴以为快窒息的时候,高伟光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
  “你真美。”
  落花有情,流水岂能无心。

知道宋子奕是素锦,有没有被吓到,-)
  
  
  
  
  
  
  
  
  
  
  
  

               

【光热】画中仙

               第八章     入画

        这雨下的真大啊,一如当初,我们分离的那天。
  她醒来后,看着外面的雨,想到的只有这个。
  
  从那天起,白婧不再是白婧,她是帝君散落在凡间的一幅画。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没有属于自己的容貌;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姻缘。
  不甘心,只是一幅画而已。
 见一个身影走了过来,白婧立马恳求道: “司命,你就放了我吧,求求你了!我真的想再见他一面。”
  “你以失去幻化成人的法力,你就算找到他又如何?”现在的司命在白婧看来,就像是地狱的魔鬼,无情的宣判着她已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你只是帝君所作的一幅画,因得了帝君的一些法力,你才能幻化成人。可现在帝君已将执念放下,这仅存的一点法力也就消失了。你本不该存在这世间,这红尘更是与你无缘,天命如此,何必执着。”
  “天命!呵!我偏不信!我与帝君最大的不同就在于 ——我会为我所爱之人去闯一闯,即便是逆天而行!”
  刹那间,紫梵红光乍现,照的司命一时睁不开眼,只能用手挡。
  一身衣白衣无风而动,面貌已是找回她时的模样,没有凤尾、铜铃不知所踪,腰间却多了只有一半的玉佩,上刻有“奕郎”两字。
  “其实比起红衣,我更喜这白衣。我有自己的容貌、名字;我也有心,不止是一副冰冷的画而已。帝君用情造出了我,我白婧本就是为情而生!”
  不等司命反应,转身,消失在了茫茫雨水中。
  
  “轰隆”一声惊雷划破天空,照亮了整个房间。
  高伟光顿感心脏绞痛,正在通话的手机也摔落在地。
  一时受不住心绞之痛,轻吟出声。
  “大叔!喂!大叔你怎么了?高伟光!高伟光!你别吓我啊!”
  回应她的只有“嘟嘟”的忙音。
  不顾外面的大雨,带着把伞,冲出了家门。
  白婧在雨中很快失去了方向。
  司命追上了她,说:“你竟有了异心,自是不能留你在世了!”
  司命正想掐诀杀了白婧,手机专属的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先施法定住了她,才接起电话。
  “司命!大叔他晕倒在家里了,你快来啊!”刚按下接听键,热巴焦急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什么!好,我立马赶过来。”匆匆挂了电话,把白婧塞进车,自己也坐了上去,以最快的车速赶到了高伟光家。
  “帝君你可千万别有事啊!要不然让司命我伺候谁去!”
  “叩叩”
  “司命,你快来看看大叔这是怎么了?”热巴开了门,拉着司命就往高伟光卧室走。
  司命暗中施法,探查高伟光的情况。
  查到最后,司命惊讶的嘴巴微张,颤抖着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狠绝的目光扫向门外,一步一步地越过热巴,在门口停下,拉进来一个女生,推至高伟光面前。
  冷冷的声音响起:“你的命是帝君给你的,可你哪有一点感念之心。他因为你的那点私心,遭到反噬。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介凡人,这样的反噬无异于要了他的命!”缓缓地闭上双眼,说:“你要是还感念他的生造之恩,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她没想过会伤道他,她只是想变成人,去找她的奕郎,没想道会这样的。
  重回画里,她依旧是那个画中仙。
  这世间再无白婧……
  “以防万一下次还有这种情况发生,你要入画探查她的过往。这样我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她的异心,毕竟……我也不敢保证下次我还能救得了他。”司命说。
  热巴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虽然很想现在就问个清楚明白,但眼下救高伟光更要紧。
  “只要能救大叔,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进入画后你要多加小心,毕竟我也不知会发生了什么。这幅画我进不去,而且我还要在这保护他,你自己多加小心。这个给你,关键时刻可以保命。”司命给了热巴一张护身符。
  施法将热巴送进了画中。
  她的世界里,白茫茫一片,寂静的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不知走了多久,白色的世界才裂成一张张碎片,换成另一番模样——繁华的夜市,灯火通明。
  在灯火阑珊处,热巴找到了她。

———————————————————
配角的戏份感觉有点多了……

别怕!这只是个过渡而已。对!过渡^-_-^

【光热】画中仙(现代同人)

昨天码字码到一半睡着了……所以-_-||

              第七章      暗潮汹涌

  在高伟光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热巴的病很快就好了。
  热巴那天在车上,顺水推舟的答应了高伟光的再次告白。
  过上了和谐美满(没羞没臊)的生活。
  “喏,这个送给你。”
  “桃花?”热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高伟光边给热巴别上桃花,边解释说:“这是我给你定制的头饰,上面的桃花是假的。”
  “哇!假的,可是怎么看着比真的还真啊?”
  “都说了是定制啊~所以……”其实这朵桃花是画中仙所化,也是她让高伟光把她做成头饰送给热巴。
  “谢谢大叔~我很喜欢。”热巴欢欢喜喜地跑到全身镜前,左瞧右瞧,对这份礼物甚是满意。
  “我们的小热巴,今天如此的美丽动人,我都不想带她出门了呢!免的给我招—蜂—引—蝶—。”高伟光戏虐地看着热巴。
  热巴直接忽略了后面重点拖长的句子,只知道高伟光要带她出去玩,立马兴奋的冲去开门,见高伟光还没跟上,扭过头催促他快点。
  为什么会让我想起某种动物呢!听道主人要带它出去玩后的反应—
  汪汪汪……
  
  游乐园。
  恋爱中人会形成天然的屏障,好比现在的高伟光和迪丽热巴。
  坐个旋转木马,只是回头看到对方都能笑的一脸娇羞。
  玩完旋转木马,热巴兴奋地想要进击过山车。
  脚步一时没刹住,迎面撞上了一个走来的路人。
  “抱歉!抱歉!”热巴连连弯腰给人道歉。
  高伟光一脸无奈,他家的傻狐狸一会儿没看住,就又给他闯祸了。
  上前搂过她的肩,也帮忙给人道歉。
  “我家女友有点莽撞,不好意思。”
  “没关系。”被撞到的人说完,拐进了一个转角。
  两人收回视线。
  热巴想把头上的头饰摘下来,因为她夹得有点紧,“大叔~我觉得这朵桃花头饰夹得我好紧啊!有点痛。”
  “怎么会这样?我来吧。”高伟光取下头饰,装进了口袋里,想着回去怎么找她算弄疼他家小狐狸的账,毕竟他可是昔日带过兵,虽然现在已经退休了,但依旧是即护内又不讲道理的东华紫府少阳君。
  “还疼吗?”
  “不会了。”
  “嗯。那就好。走吧!去玩你喜欢的过山车。”
  “好~”
  刚才被撞到的人从转角走出来,半张脸隐在黑暗里,眼里有一闪而过的阴狠。
  过山车达到最高处,再下落,失重的感觉传遍全身,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呼啸而过的风声……
  谁也没发现,一朵桃花头饰从高伟光宽松的口袋里滑落。
  被赶来的司命接住了。
  “你想做什么?”
  “我……我……司命求你放开我。我看到他了……他回来了。”画中仙语无伦次地说。
  司命戴上了耳机,避免别人把他当成神经病,送进精神病院,那就不好玩了。
  当初,在凡间找回帝君的画时,她已是人形,混身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似是经历了一场情劫,向他讨要可以使人忘掉一切的方法。
  司命同情她的遭遇,就施法让她淡化对以往事的记忆,但这个方法只是暂时的,只要遇到能使她感情波动的人,此法就会消失。
  司命察觉到他设的法术消失,就立马赶了过来。
  “他?就是当年把你伤成那样的人吗?”
  “……”
  “你在凡间的那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要再问了!放开我!”
  她的情绪过于激动,司命捏了个决,使她昏睡了过去。
     帝君身归混沌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画为什么会散落到人间;又为什么会幻化成人形;又为什么找到她时浑身遍体鳞伤;她所说的他又是谁,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光热】画中仙(现代同人)

            第六章      往事随风

今天被生物老师摧残得T^T我要写得甜甜甜,安慰自己被虐待的小心灵❤
大写甜(大概←_←)

      “东华……东华……”
  高伟光从浴室出来,刚想回客房睡下,却听见了从书房传来的声音。
  高伟光小心翼翼地靠近书房,透过门缝查看房内的情况。
  房里一个人也没有,可刚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东华……东华……”
  窗外的雨声滴滴答答地敲打在树叶上,书房里安静的诡异。
  高伟光顿时觉得背后一片恶寒,正想推开房门,门却自己开了。
  “不用害怕,我不会害你的。”随着声落,画中仙从画中脱离出来,站在高伟光面前。
  “你是妖,还是鬼!”
  “非妖非鬼。”
        “那……”
  高伟光还想问什么,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画中仙好似看透了他的心思般,说:“你想问为什么我和她长得那么像。”
  高伟光皱了皱眉,被人猜透心思的滋味不是很好受。
  “你不用不好受,因为我是你的执念幻化而成,自然明白你心里所思所想”她顿了顿,又说道:“当然,我也是那姑娘缺失的一部分。”
  “什么?”

  她不想再和他多费口舌,手袖一挥,以往种种记忆接踵而来。

  “帝君要是想让她也记起,我可以…”
  “不用。让她想起那些不快的事做什么。”想起这几月来热巴开心的笑颜,高伟光一扫眼中阴霾,“上一世本君是这四海八荒的主人,但今生我只会是九儿一个人的夫君。过去的事就让他随风散去吧!”

  往事随风散,应惜眼前人。

  她绝美地笑了。

  “谢谢你。”

  “谢我什么?”

  她并没有回答,化作一朵桃花,飘落在他伸出的手掌上。

  谢谢你放下执念,让我解脱。

  我为情所困,同样,也为情所释。
  来来去去,不过一个情字罢了。
  
  清晨,一束曦光穿过厚厚的玻璃照在画上,空空荡荡的,哪还有什么所谓的画中仙。
  热巴躺着床上,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昏昏沉沉地又睡了回去。
  高伟光做完早餐,去叫热巴起床。
  “懒猪~起床啦!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吃早饭。”
  热巴嘤咛了一声,并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两颊透着不自然的红,眉头紧皱,嘴里还喃喃着:“好冷……大叔,我好冷……”
  用手背试了试额头地温度,意料之中的烫手。
  拿出抽屉里的家庭医药箱,甩了甩体温计,再给热巴量体温。
  趁着空档,高伟光倒了一杯温开水备在旁边。
  “39°”高伟光皱了皱眉。
  扶起床上的热巴,喂她喝了温开水。
  “热巴醒醒,我带你去医院。”
  “大叔~我不要去医院。”因为生病的原因,热巴的声音听着软软嚅嚅的,再加上撒娇的语调,高伟光差点就同意了。
  “别闹,生病了就要去医院看病,这样才能好得快。”
  “不要嘛~我知道大叔最好了,我不想去医院,那的消毒水味太重了,不喜欢。”
  终于,高伟光还是妥协了。
  “不去医院也行,但你要和我去附近的诊所拿药。”
  “好吧—”无奈,只能各退一步。
  给热巴套上一件长外套,打横抱起她,下楼,开车去诊所拿药。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是爱你的高伟光。”
  
  没有东华紫府少阳君;没有青丘痴情白凤九;也没有天下苍生;只有爱你且深情的高伟光。
  “亲爱的迪丽热巴!你愿意做深情的高伟光的女朋友吗?”
  “我考虑一下!嘻嘻~”
  “我这么帅的大叔,会做饭、会唱歌、颜值还高,又有上进心,还孝顺,关键是对你还好,你还考虑什么呢!哈哈。”

  “不要脸……”

———————————————————
                                   浓缩才是精华~
       

【光热】画中仙(现代同人)

失踪人口回归= ̄ω ̄=
                第五章   流萤牵引
  
     处理好伤口,睡觉成了一个大问题。
  很显然,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高伟光先一步趴在了桌子上,说:“我睡这就可以了。”
  躺着床上的热巴一直睡不着,最终打开台灯,走下床,戳了戳高伟光。
  “大叔~”
  “怎么了,我们的小热巴?”高伟光从臂弯里露出一只眼睛问。
  “你还是和我一起睡床吧!睡这里你明天会感冒的。”
  “没事,你回去睡吧。”
  “大叔~”
  “好好好……”真是拿你没办法,但我又甘之如殆。
  热巴先一步躺上了床,背对着高伟光。因为她怕大叔知道其实她很紧张。
  高伟光低低的笑了一声,跟了过去。
  热巴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手紧紧的攥着被子,眼睛也紧紧地闭着。身后的床陷下去了一块,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边,熟悉温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你很紧张?”
  废话!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要和一个男的同床共枕了,而且这个男的还是刚给自己表过白的人,要是你!你能不紧张吗?!
  “大叔!别闹!”热巴这下更是连脸都埋进被子里了,只是露在外面的一截红红的耳尖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呵呵~好,不闹。”高伟光不在逗弄她,起身,平躺下。
  过了很久,高伟光看了看身旁的人。
  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就翻了个身,搂过她的腰身,才一同睡去。
  第二天,热巴是在高伟光的怀里醒来的。
  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_?,我怎么会睡在大叔怀里?!
  高伟光的眼皮动了动,热巴立马又装睡。
  他其实很早就醒了,只是想看她犯傻可爱的小模样,所以才装作刚醒的样子。
  门是高伟光叫服务生来开的。
  热巴彻底傻了,惊讶地问:“既然可以叫人开门,为什么大叔昨晚还……”说到最后,声音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高伟光挑眉,一本正经地说:“昨天太晚了,不想扰了别人的清梦。”
  热巴一脸狐疑,“是吗?”
  “嗯。”
  
  昨天是谁锁的门,在此时好像也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从海南岛回来,半月有余,高伟光和热巴的关系还是处在“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模式。
  这让司命很头疼。
  你说怎么就摊上个这么闷骚的人呢!得!赶明个,再浇上把油,  让火花演变成熊熊大火才行。
  嗯?该怎么办呢?
  “啊!有了!”轰然站起来,吓到了对面正静静吃瓜的林静文。
  “什么有了?”
  “我有让他们进一步发展的主意了!”
  “说嘛!说嘛!”林静文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眼睛闪亮亮。
  “你过来!”林静文把耳朵凑了过去,“我们就这样子……这样子……懂了吗!”
  “嗯嗯嗯嗯!”林静文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七夕。

  昨天晚上,司命分别打电话约高伟光和热巴出去,结果都说有约,惊的他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脑补了无数个凤九放弃旧爱,约会新欢;帝君无法强颜欢笑,因此拒绝邀请独自在家伤心的场面,想到这,感觉他的整个仙生都圆满了,当初凤九小殿下追你追到凡间,你回到天上就翻脸不认人,这下好了,人家七夕有约,不爱你这个石头了,你就躲在小角落哭去吧你!叫你还死鸭子嘴硬!!
        原来你是这样的司命。
  事实上,是他想多了。至于他为什么没想到是高伟光约了热巴去过二人世界,那是因为在他印像中,帝君他老人家就是个闷骚,即便是转世,肯定也还是老样子。
  
  月光淡淡的,好似流水般倾泻下来。隔着树照过来,落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
  各种各样的虫鸣交织在一起,还有满天飞舞的萤火虫,星星点点,竟比星星还要美上几分。
  粉色倩影,正追逐着萤光,满山乱跑。
  高伟光此时脑子里只想到一句诗可以应此情此景:
  “轻罗小扇扑流萤”
  
  熟悉的画面从脑中一闪而过,同样是七夕的夜晚,一位白衣女子手中拿着把团扇,扑打流萤,末了还转过头来,可脸却怎么也看不清,唤了一声:“陛下。”
  “大叔,你发什么呆啊!”兴许是扑累了,热巴靠着高伟光坐在草坪上。
  “我……没事。”他还在想着刚才一闪而过的画面,被热巴兴奋的惊呼,彻底唤醒了。
  “看,那两颗最亮的是牵牛星和织女星吗?”热巴指了指天空。
  “嗯。”高伟光循着她的手往上看。
  “真的好美啊~”
  本来还好好的天,突然下起了小雨,来不及躲的两人,被淋成了落汤鸡。
  郊外没有可以躲雨的小亭子,他们直接回到了不远处的车上。
  衣服湿哒哒的贴在皮肤上,甚是难受,于是,高伟光载着热巴回了他家。
  “我先去放热水给你洗澡,你先坐沙发上等,想看什么自己按。”说完,就进浴室给热巴放水了。
  出来的时候拿了一条干毛巾给热巴擦头发。
  “谢谢大叔。”
  “不用这么见外,外面还下着雨,今天就留在我这吧!”
  “嗯!那……我待会洗完澡穿什么?”
  高伟光一拍头,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不好意思地说:“你不介意的话,先穿我的睡衣。”
  “好。我不介意。”
  “那我去拿。”
  “那……没什么。”里面的小内内该怎么办,热巴没敢说出口,实在是太羞耻了!!
  睡裤的裤脚挽了好几圈才刚刚好能露出脚。
  上衣长的都可以当睡裙啦!
  “喝了这杯姜汤就去睡吧。床我也已经铺好了。”顿了一下,又说:“我去拿吹风机给你吹干头发再睡,要不然明天会头疼的。”
  高伟光拿了吹风机想帮热巴吹干头发,她责怪地说:“就只会照顾别人,你自己也淋湿了,我帮你也放了水,还不快去洗澡!”
  高伟光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说:“你不是别人。”就拿了衣服溜进浴室。

  书房墙上的画动了动,又恢复到原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东华……东华……”

【光热】画中仙

                   第四章     云散月开

         司命把女孩送回了她所住的宾馆,本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从此两人再无瓜葛。
  结果女孩拉着他的手不放,偏叫他讲和热巴之间的事,司命拿她没辙,只好乖乖的和女孩进了房间。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女孩拉着司命到父母跟前,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道:“今天我差点走丢了,是这位哥哥送我回来的。”
  “你还好意思说,我和你爸一转眼你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和你爸都要报失踪人口了,想去找你,可又怕你回来看不到我们,就这样错开了。”林妈妈红着眼眶。
  “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们担心的”女孩耷拉下头。
  “算啦!以后再和你算这笔账。”林妈妈转过来向司命道谢。
  “小伙子,谢谢你送我们女儿回来,麻烦你了!留下来我们请你吃顿饭吧!我们夫妇俩也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还望你不要嫌弃。”
  司命盛情难却,然后又留了下来,再后来,女孩还是缠着他不让他走。
  至此他一夜未归。
  冉冉升起的曦阳,打在热巴的脸上,暖暖的,柔柔的……
  身体很自然地靠在大叔身上,只要和高伟光在一起,热巴就会没来由的相信他,依赖他。
  很久之后,热巴才反应过来,其实她早就喜欢上大叔了,只是自己没发现而已,当然这是后话了。
  “大叔~”
  “嗯。”
  “大叔~”
  “怎么了。”
  “没。就是喜欢叫你。”嘴角的笑容怎么收都收不住。
  开心的一天总是那么短暂。
  晚上,热巴觉得月亮异常的皎洁,所以提议去散步。
  看着海风挺大的,高伟光回房拿了一件外套才和热巴走。
  月光倾泻在海面上,发出粼粼波光,浪花拍打着岩石,海风吹拂着岸上行人。
  也许是夜里的海风凉,热巴往高伟光的那边靠了靠。
  高伟光细心的发现了,拿起左手边披着的外套给热巴披上。
  “别着凉了,先穿我的外套吧。”兴许是高伟光的外套太大了,袖子堪堪挽了几圈手才得以伸出来,下摆更是能与过膝的裙子比肩了。
  但这并不妨碍热巴的好心情,脱下凉鞋,拎在手上,撒丫子地满地跑。
  高伟光一脸宠溺地跟在后面。
  “大叔~为什么云把月亮给遮住了呢?”热巴只顾着看被云遮住的月亮,没注意看脚下。
  “啊!”刚才还在有说有笑的热巴,现在蹲在了地上。
  高伟光第一时间冲了过去,担心的问:“怎么了?”拨开热巴捂着的手,打开手机的照明灯,脚趾被锋利的贝壳划开了一个口子,正往外冒着血。
  “回去吧!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都是自己不够细心,海边有那么多锋利的贝壳和石子,也没提醒她一下,才害得她受伤了。
  公主抱起热巴,往回走。
  热巴一只手拎着鞋,一只手搂着高伟光的脖子,头放心地靠在他胸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云层散开了,明亮的月光再次倾泻下来,照亮了海面。
  也许是气氛太好,高伟光倾吐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我喜欢你好久了。”从相遇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你,不,也许在前世我就喜欢上了你,今生是来延续我那未完的梦的。
  热巴虽然心里很高兴,可嘴上却说:“大叔~我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哦!”说完,还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哦!是吗?那大叔我得加油喽!哈哈哈。”
  “是啊!嘻嘻。”
  心里的甜蜜,早就盖过了脚上的疼痛。
  “司命,司命,快来啊,他们回来了!”司命昨天晚上已经和她解释过了,他是要撮合他俩,而不是暗恋热巴不敢说,还偷看人家。女孩听后很高兴,说要一起帮忙。
  “静文,林静文,你给我过来!”昨天才知道她这一世姓林,名叫静文。这名字倒是文文静静的,可人怎么就那么的活泼爱管事呢?!
  “你又想干嘛?”
  “替你撮合他俩啊!”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你才小孩子呢!哼!我偏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撮合他俩的。”
  风风火火地跑上楼,看见高伟光抱着热巴进了房间,拿着一串钥匙就把门从外面给人反锁了。
  高伟光听见锁门声,赶紧放下热巴去看看。
  几秒后,回来无奈地说:“我们被锁在一起了。”
  热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
  “你还笑,医药箱在哪?”
  “诺。”热巴一指。
  高伟光拿来一瓶消毒水,一瓶红药水,和一张创可贴。
  因为光脚走路的原因,脚上都是细沙。
  高伟光先盛了一些温水给热巴洗脚,再擦干给伤口消毒。
  “忍着点,消毒水涂上去的时候可能有点疼。”
  “嗯。”热巴看着高伟光忙进忙出,再轻柔地给她处理伤口,心里被添地满满当当的。
  窗外的月光柔柔的,好像诉说着有情人的心里话。
  夜还很长……
  
  
  
  
  
  
  
  
  
  
  
  
  
  
  
  
  
  

【光热】画中仙

                第三章    情愫暗生

    七月上旬。
  司命约了高伟光、热巴一起去海南岛度假。
  阳光沙滩,还有一望无际的大海,到处都充满了自由的气息。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好,热巴本来是这么想的。
  突然,左肩搭上来一只手,轻佻的声音响起:“美女,怎么一个人啊!”
  热巴厌恶地推开了他,拉上露肩的衣服。
  那人还想再来,就被一拳打在了地上。
  高伟光去给热巴买水,一回来就看见一个男的对她动手动脚,想都没想,过去就是一拳。
  “你再拿你的脏手碰她试试。”做势还要再打,那人立马连滚带爬地跑了。
  高伟光的转过来担忧地看着热巴,问她有没有事。
  热巴什么都听不到,就看见高伟光的嘴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眼里写满了对她的担忧。刺眼的阳光被挡在他的身后,在她身上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突然觉得好委屈。
  上前抱住了高伟光,声音闷闷地从怀中传来,“大叔,呜呜呜呜……”
  热巴小兽般的低泣声,像一团棉絮砸在高伟光的心上,不轻不重,却让他整颗心生疼生疼的。
  一只手搂紧怀中人,安慰性地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
  “别怕,有我在。”
  “嗯。”热巴在他怀里哭了一会儿,才退开一些距离,手却没有从高伟光的身上放下来。
  抬起头问:“大叔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我平常都不这样的,今天是因为有你在,所以才觉的特别的委屈。”
  海风吹乱了热巴的发丝,也吹乱了高伟光的一颗心。
  “没有。”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里有多么的宠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发生了这种事,热巴也就没心情玩了。高伟光带她回了宾馆。
  司命在看到热巴被揩油的时候,刚想过去搭救,就看见高伟光赶来就是一拳,于是收回了迈开的脚,坐回椅子上。
  “呼!还好小殿下没事。”司命眼睛提溜一转,躲在伞里的头又探了出来,看万年老铁树开花结果。
  一个女孩看他很久了,看看远处相拥的男女,又看看他。
  悄悄地移到他的耳边,“你是不是喜欢那女生,但又不敢说,所以只能偷偷地在这看她啊~”
  “啊!”司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摔下了椅子。
  “诶?你怎么坐地上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女孩蹲下来说。
  司命惊讶地看着眼前眨巴眨巴眼睛问他话的女孩,回忆瞬间涌了上来。
  “你说你要娶我,可我怕等不到那天了。”冰凉的手从他的手中滑落,她就这样离开了。
  他答应会治好她的,他还没带她去看山谷的幽兰;山顶的日出;小溪里的游鱼;还有河岸边的蒹葭,她怎么就能走了呢……
  “你说等不到我娶你的那天,怎么会呢……我现在就娶……现在就娶……”天色已近黄昏,可你为什么还不醒呢?
  他终于娶了她,那天的天很蓝,花很好,她也很美……
  所谓尘世情缘,尘世尽,大抵不过如此。这不过是司命擅自将天宫的东西带出天宫,间接使凤九割尾刻字所受的惩罚罢了。
  下凡历劫,情劫也不过是这其中一劫。
  茫茫人海,怎会如此之巧。
  大抵司命忘了他历劫时欠人一段情债,这世间唯情债最是难还。
  女孩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你怎么了?啊啊啊啊啊啊!!他们要走了,赶进追啊!”拖起地上的司命就走。
  跟到了宾馆,女孩停了下来,胸有成竹地拍拍胸脯说:“看我的。”
  “你又想做什么?”司命赶紧拉住搞事情的某人。
  “你别拉我呀!我要帮你把她抢回来。”
  司命扶额,真是前世欠你的。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女孩一副我懂你的表情,“不用解释,我都懂的。”拿起服务生托盘上的水杯,就往高伟光身上泼。
  司命扶额,“你所说的帮就是这样的?!”
  这小祖宗前世可不是这样的,因为从小恶病缠身,所以很少出房门,就连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哪像现在这样活泼又爱惹祸啊!
  可他忘了,如若不是体弱多病,也该是这样活泼又有生气的。
  “大叔!”热巴见水就要泼到高伟光了,情急之下,把他拉向了自己,一时没站稳,连带着高伟光一起倒了下去。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间,热巴脸色一红,推了推愣住的高伟光。
  “大……大叔,你起来……起来一下。”她脸上的热度滚烫的吓人,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对……对不起!”高伟光立马从热巴的身上起来,再扶起她。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赶紧移开。
  女孩被司命狠狠的教育了一番,委委屈屈地来到两人面前道歉。
  然后拉着司命的袖子摇啊摇,问:“这样可以了吗?”
  “司命,人家还是个孩子,别太计较了。”高伟光附和的点点头。
  女孩听到有人说她是孩子就不高兴了,反驳道:“我才不是孩子呢!我都已经上高中了。”
  司命怕她再整出什么幺蛾子,就捂住她的嘴,说送女孩回她的宾馆。
  结果司命一晚上都没回来。
  高伟光和热巴暧昧地一笑,异口同声地说:“司命的桃花开了!”
  有什么正在悄然生长。

码字好累啊T^T
总感觉司命老牛吃嫩草啊~啊哈哈哈哈

【光热】画中仙探讨

司命做为文里光热的红娘,总不能让他一直孤孤单单的是吧 (>^ω^<)
so,我们需要给司命一个原创cp,你们说司命是喜欢恬静型的,还是活泼型的。
请各位看官帮忙提一下意见,非常感谢。

在这里先谢谢各位喜欢《画中仙》,这可以算是我的长篇同人文处女作,之前也就发过一两篇同人短文,哪里写的不好的话,请一定要坦白的告诉我,毕竟我们都是因为喜欢东凤(深情的高伟光和亲爱的迪丽热巴),所以才聚在一起的。
我有一颗上进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