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光热】画中仙

(九~十章)
                
              第九章     蝶恋花

多情总被无情恼,从此天涯各东西。
  
  她似乎在等什么人,眼睛不时的看向一处,复又沮丧的低下头,踢了踢脚边的石子。
  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走向了她,唤道:“婧儿,等久了吧!”
  把纸包递到她的面前,晃了晃,笑着说:“当当当当~你最爱吃的桂花糕。”
  “哼!你慢死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
  “下次在那么慢,我就不理你了。”
  “好~都随你。”他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渐渐的走远了。
  画面一转,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她脸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也许都有。
  她说:“奕郎……我不是妖,可……可我也不是人,你还要……我吗?”
  她依靠双手,努力的移动着身躯。
  他亦爬向她,十指紧扣,永不不分离。
  “真是孽缘!孽缘啊!既然你们执迷不悟,妄想和妖物在一起,那就休怪本道长手下不留情了!”贱刺进他的胸膛,嘴边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突然,整个世界开始变得摇晃,大有崩裂之势。
  热竟觉得鼻子一酸,眼泪便扑簌扑簌的往下掉,似有那么一刻,她也曾这么绝望过,可她记不得什么时候她也受过这生离死别之苦了,可能只是出于对同为女人的她的同情吧。
  画外,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司命星君,别来无恙啊!”
  司命警惕地看着来人,问:“你是谁?”
  “哦——也是!不怪星君不识得我,如今这模样,道是我自己也不认得了。”
  话末,又靠近了他们几步。
  司命从床边站了起来,护在高伟光前面,才细细打量起他,自己确实不认识这个男的。
  男人有靠近了一点,司命摆出防御姿势。
  轻蔑一笑,转身飞入画中。
  事情发生的突然,快点司命还没来的及做出反应。
  “遭了,他的目标是画。小殿下有危险!”
      施法护住帝君,自己也飞入画中。
  白婧在画里的世界待的好好的,处处显露着春天的气息。
  在闲暇时,烹一壶茶,倒也极尽雅致。
  “婧儿。”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她倒茶的手抖了一下。
  一定是太过想念他了,所以才出现幻听,白婧这样安慰着自己。
  “婧儿。”这一次没听错,是他。
  这一眼来的太长,让她觉得这一眼就是万年。
  “跟我一起出去吧!”邀请的伸出他的手。
  眼看白婧的手就要搭上去了,最后又缩了回来。
  她说:“你走吧!我不能那么自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一个深爱你的人,是怎样才能说出“你走吧”这样的语句。
  字字诛心……是否帝君也曾受过这凌迟之痛,在南天门、在华泽身归混沌时。
  其实,白婧和帝君还有共同的一点——那就是他们都不愿让爱的人受伤。
  帝君和凤九,向来情深,奈何缘浅。白婧心里很清楚,帝君是怀着对凤九的情才将她画出来的,也才有了她。如今,这两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怎么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毁了他们好不容易修来的姻缘呢……
  白婧的决定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站在那不知是进还是退。
  “我知道。其实你只是想要借我之手,杀了帝君和凤九,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对你恨不起来。”她凄惨地笑了笑,“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他在她的眼中看道了自己,哎!真是个痴情女子。如果他没有想起他是素锦的话,也许真的会再次爱上她,可惜……没有如果。
  当初,帝君要是不护着青丘那只小狐狸,他也不会被贬下凡,世世受这轮回之苦,更不用投成这男儿身。
  “不想说也没关系。”白婧背过身去,朝着刚出现的小路渐行渐远。
  “你走吧!桌上的玉,我还你。我们……就此别过。”那条小路似是没有尽头,吞没她单薄的身影。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做相思。
———————————————————

                   第十章     应惜眼前人

  躲在草丛里的热巴站了起来,走向宋子奕。
  “你不追吗?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追上去。”
  宋子奕转过身,想掐住她的脖子,却发现,他下不去手。
  因为是她牺牲了自己的幸福也要成全的人啊……是什么时候再次爱上了她呢?也许是她和自己还是素锦时截然相反的性格。素锦为了爱,即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而白婧却为了爱反手。真是个笨女人……也许更早,再记起她的时……
  罢了。
  “你和外面躺着的说:‘我素锦有错,被贬下凡也不能怪你们,前尘往事请帝君一笔勾销。”语毕,抓过桌上的半块玉,追了上去。
  司命才赶来,啰啰嗦嗦的问了一大串问题:“小祖宗诶!你没事吧?有见到一个男的进来了吗?见到的话,现在去哪了。”
  “你一下问那么多,让我怎么回答……第一我很好,第二我看见了,第三他去那边了。”头都没转一下,手就往那条小路的方向指。
  司命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热巴疑惑地转头,惊奇地说:“欸?!路呢??”
  再看司命,一副不要解释,我都懂的表情是闹哪样!!和静文待太久了是吧!
      在这待下去,已无意义,还是回去照顾大叔吧。还真是想他了呢!古人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果然不骗人。她才一会儿没见的大叔就想他想得要了命。
  高伟光醒来后,热巴完完整整的复述了一遍宋子奕说的话。高伟光“哦”了一声,并没下文。
  拉过热巴的手,厚颜无耻地说:“哎哟~我心痛,要我们小热巴抱抱、亲亲才不疼~”
  热巴:……
  我好像遇到了一个假的大叔,我的大叔不会这么不要脸。
  没毛病!
  另一边的司命不淡定了,咋咋呼呼地说:“啊!帝君,是素锦啊,他是素锦啊!不行,我得再去一趟。”
  高伟光淡淡的飘来一句:“皇上不急,你急什么,莫非……”
  这下轮到司命无语了。
  这绝对是真帝君,大写的东怼怼啊!有木有!
  也没毛病!
  好奇宝宝热巴开始发问了,“帝君是你吗?素锦又是谁?为什么画里住着一个女人?哦——你金屋藏娇,不对,是画中藏娇!哼╭(╯^╰)╮!!”
  啊嘞,重点错了吧!!
  
  画中仙的事告一段落。
  热巴也更清楚了她对高伟光的感觉不仅仅是喜欢而已,而是爱。
  因为爱,所以相信他、依赖他、黏着他。
  流光易换,淡如云烟,不如怜取眼前人,互相依偎着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今天晚上的热巴很迷人,一袭青花瓷纹衬衫裙,眼似秋波,含情脉脉,朱唇一点,胜却桃花几分。
  任是无情也动人,更不用说她对高伟光有情了。
  要是这样,高伟光都还不做些什么,那他还是不是个男人。
  上前,一把搂过她的细腰,吻上她的唇,先温柔的描绘着她的唇型,再探入口中,攻城略地。
  她的双颊通红,两手搂着高伟光的脖子。
  在热巴以为快窒息的时候,高伟光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
  “你真美。”
  落花有情,流水岂能无心。

知道宋子奕是素锦,有没有被吓到,-)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