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光热】画中仙

               第八章     入画

        这雨下的真大啊,一如当初,我们分离的那天。
  她醒来后,看着外面的雨,想到的只有这个。
  
  从那天起,白婧不再是白婧,她是帝君散落在凡间的一幅画。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没有属于自己的容貌;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姻缘。
  不甘心,只是一幅画而已。
 见一个身影走了过来,白婧立马恳求道: “司命,你就放了我吧,求求你了!我真的想再见他一面。”
  “你以失去幻化成人的法力,你就算找到他又如何?”现在的司命在白婧看来,就像是地狱的魔鬼,无情的宣判着她已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你只是帝君所作的一幅画,因得了帝君的一些法力,你才能幻化成人。可现在帝君已将执念放下,这仅存的一点法力也就消失了。你本不该存在这世间,这红尘更是与你无缘,天命如此,何必执着。”
  “天命!呵!我偏不信!我与帝君最大的不同就在于 ——我会为我所爱之人去闯一闯,即便是逆天而行!”
  刹那间,紫梵红光乍现,照的司命一时睁不开眼,只能用手挡。
  一身衣白衣无风而动,面貌已是找回她时的模样,没有凤尾、铜铃不知所踪,腰间却多了只有一半的玉佩,上刻有“奕郎”两字。
  “其实比起红衣,我更喜这白衣。我有自己的容貌、名字;我也有心,不止是一副冰冷的画而已。帝君用情造出了我,我白婧本就是为情而生!”
  不等司命反应,转身,消失在了茫茫雨水中。
  
  “轰隆”一声惊雷划破天空,照亮了整个房间。
  高伟光顿感心脏绞痛,正在通话的手机也摔落在地。
  一时受不住心绞之痛,轻吟出声。
  “大叔!喂!大叔你怎么了?高伟光!高伟光!你别吓我啊!”
  回应她的只有“嘟嘟”的忙音。
  不顾外面的大雨,带着把伞,冲出了家门。
  白婧在雨中很快失去了方向。
  司命追上了她,说:“你竟有了异心,自是不能留你在世了!”
  司命正想掐诀杀了白婧,手机专属的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先施法定住了她,才接起电话。
  “司命!大叔他晕倒在家里了,你快来啊!”刚按下接听键,热巴焦急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什么!好,我立马赶过来。”匆匆挂了电话,把白婧塞进车,自己也坐了上去,以最快的车速赶到了高伟光家。
  “帝君你可千万别有事啊!要不然让司命我伺候谁去!”
  “叩叩”
  “司命,你快来看看大叔这是怎么了?”热巴开了门,拉着司命就往高伟光卧室走。
  司命暗中施法,探查高伟光的情况。
  查到最后,司命惊讶的嘴巴微张,颤抖着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狠绝的目光扫向门外,一步一步地越过热巴,在门口停下,拉进来一个女生,推至高伟光面前。
  冷冷的声音响起:“你的命是帝君给你的,可你哪有一点感念之心。他因为你的那点私心,遭到反噬。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介凡人,这样的反噬无异于要了他的命!”缓缓地闭上双眼,说:“你要是还感念他的生造之恩,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她没想过会伤道他,她只是想变成人,去找她的奕郎,没想道会这样的。
  重回画里,她依旧是那个画中仙。
  这世间再无白婧……
  “以防万一下次还有这种情况发生,你要入画探查她的过往。这样我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她的异心,毕竟……我也不敢保证下次我还能救得了他。”司命说。
  热巴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虽然很想现在就问个清楚明白,但眼下救高伟光更要紧。
  “只要能救大叔,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进入画后你要多加小心,毕竟我也不知会发生了什么。这幅画我进不去,而且我还要在这保护他,你自己多加小心。这个给你,关键时刻可以保命。”司命给了热巴一张护身符。
  施法将热巴送进了画中。
  她的世界里,白茫茫一片,寂静的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不知走了多久,白色的世界才裂成一张张碎片,换成另一番模样——繁华的夜市,灯火通明。
  在灯火阑珊处,热巴找到了她。

———————————————————
配角的戏份感觉有点多了……

别怕!这只是个过渡而已。对!过渡^-_-^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