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光热】画中仙(现代同人)

昨天码字码到一半睡着了……所以-_-||

              第七章      暗潮汹涌

  在高伟光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热巴的病很快就好了。
  热巴那天在车上,顺水推舟的答应了高伟光的再次告白。
  过上了和谐美满(没羞没臊)的生活。
  “喏,这个送给你。”
  “桃花?”热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高伟光边给热巴别上桃花,边解释说:“这是我给你定制的头饰,上面的桃花是假的。”
  “哇!假的,可是怎么看着比真的还真啊?”
  “都说了是定制啊~所以……”其实这朵桃花是画中仙所化,也是她让高伟光把她做成头饰送给热巴。
  “谢谢大叔~我很喜欢。”热巴欢欢喜喜地跑到全身镜前,左瞧右瞧,对这份礼物甚是满意。
  “我们的小热巴,今天如此的美丽动人,我都不想带她出门了呢!免的给我招—蜂—引—蝶—。”高伟光戏虐地看着热巴。
  热巴直接忽略了后面重点拖长的句子,只知道高伟光要带她出去玩,立马兴奋的冲去开门,见高伟光还没跟上,扭过头催促他快点。
  为什么会让我想起某种动物呢!听道主人要带它出去玩后的反应—
  汪汪汪……
  
  游乐园。
  恋爱中人会形成天然的屏障,好比现在的高伟光和迪丽热巴。
  坐个旋转木马,只是回头看到对方都能笑的一脸娇羞。
  玩完旋转木马,热巴兴奋地想要进击过山车。
  脚步一时没刹住,迎面撞上了一个走来的路人。
  “抱歉!抱歉!”热巴连连弯腰给人道歉。
  高伟光一脸无奈,他家的傻狐狸一会儿没看住,就又给他闯祸了。
  上前搂过她的肩,也帮忙给人道歉。
  “我家女友有点莽撞,不好意思。”
  “没关系。”被撞到的人说完,拐进了一个转角。
  两人收回视线。
  热巴想把头上的头饰摘下来,因为她夹得有点紧,“大叔~我觉得这朵桃花头饰夹得我好紧啊!有点痛。”
  “怎么会这样?我来吧。”高伟光取下头饰,装进了口袋里,想着回去怎么找她算弄疼他家小狐狸的账,毕竟他可是昔日带过兵,虽然现在已经退休了,但依旧是即护内又不讲道理的东华紫府少阳君。
  “还疼吗?”
  “不会了。”
  “嗯。那就好。走吧!去玩你喜欢的过山车。”
  “好~”
  刚才被撞到的人从转角走出来,半张脸隐在黑暗里,眼里有一闪而过的阴狠。
  过山车达到最高处,再下落,失重的感觉传遍全身,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呼啸而过的风声……
  谁也没发现,一朵桃花头饰从高伟光宽松的口袋里滑落。
  被赶来的司命接住了。
  “你想做什么?”
  “我……我……司命求你放开我。我看到他了……他回来了。”画中仙语无伦次地说。
  司命戴上了耳机,避免别人把他当成神经病,送进精神病院,那就不好玩了。
  当初,在凡间找回帝君的画时,她已是人形,混身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似是经历了一场情劫,向他讨要可以使人忘掉一切的方法。
  司命同情她的遭遇,就施法让她淡化对以往事的记忆,但这个方法只是暂时的,只要遇到能使她感情波动的人,此法就会消失。
  司命察觉到他设的法术消失,就立马赶了过来。
  “他?就是当年把你伤成那样的人吗?”
  “……”
  “你在凡间的那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要再问了!放开我!”
  她的情绪过于激动,司命捏了个决,使她昏睡了过去。
     帝君身归混沌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画为什么会散落到人间;又为什么会幻化成人形;又为什么找到她时浑身遍体鳞伤;她所说的他又是谁,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