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光热】画中仙(现代同人)

失踪人口回归= ̄ω ̄=
                第五章   流萤牵引
  
     处理好伤口,睡觉成了一个大问题。
  很显然,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高伟光先一步趴在了桌子上,说:“我睡这就可以了。”
  躺着床上的热巴一直睡不着,最终打开台灯,走下床,戳了戳高伟光。
  “大叔~”
  “怎么了,我们的小热巴?”高伟光从臂弯里露出一只眼睛问。
  “你还是和我一起睡床吧!睡这里你明天会感冒的。”
  “没事,你回去睡吧。”
  “大叔~”
  “好好好……”真是拿你没办法,但我又甘之如殆。
  热巴先一步躺上了床,背对着高伟光。因为她怕大叔知道其实她很紧张。
  高伟光低低的笑了一声,跟了过去。
  热巴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手紧紧的攥着被子,眼睛也紧紧地闭着。身后的床陷下去了一块,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边,熟悉温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你很紧张?”
  废话!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要和一个男的同床共枕了,而且这个男的还是刚给自己表过白的人,要是你!你能不紧张吗?!
  “大叔!别闹!”热巴这下更是连脸都埋进被子里了,只是露在外面的一截红红的耳尖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呵呵~好,不闹。”高伟光不在逗弄她,起身,平躺下。
  过了很久,高伟光看了看身旁的人。
  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就翻了个身,搂过她的腰身,才一同睡去。
  第二天,热巴是在高伟光的怀里醒来的。
  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_?,我怎么会睡在大叔怀里?!
  高伟光的眼皮动了动,热巴立马又装睡。
  他其实很早就醒了,只是想看她犯傻可爱的小模样,所以才装作刚醒的样子。
  门是高伟光叫服务生来开的。
  热巴彻底傻了,惊讶地问:“既然可以叫人开门,为什么大叔昨晚还……”说到最后,声音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高伟光挑眉,一本正经地说:“昨天太晚了,不想扰了别人的清梦。”
  热巴一脸狐疑,“是吗?”
  “嗯。”
  
  昨天是谁锁的门,在此时好像也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从海南岛回来,半月有余,高伟光和热巴的关系还是处在“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模式。
  这让司命很头疼。
  你说怎么就摊上个这么闷骚的人呢!得!赶明个,再浇上把油,  让火花演变成熊熊大火才行。
  嗯?该怎么办呢?
  “啊!有了!”轰然站起来,吓到了对面正静静吃瓜的林静文。
  “什么有了?”
  “我有让他们进一步发展的主意了!”
  “说嘛!说嘛!”林静文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眼睛闪亮亮。
  “你过来!”林静文把耳朵凑了过去,“我们就这样子……这样子……懂了吗!”
  “嗯嗯嗯嗯!”林静文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七夕。

  昨天晚上,司命分别打电话约高伟光和热巴出去,结果都说有约,惊的他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脑补了无数个凤九放弃旧爱,约会新欢;帝君无法强颜欢笑,因此拒绝邀请独自在家伤心的场面,想到这,感觉他的整个仙生都圆满了,当初凤九小殿下追你追到凡间,你回到天上就翻脸不认人,这下好了,人家七夕有约,不爱你这个石头了,你就躲在小角落哭去吧你!叫你还死鸭子嘴硬!!
        原来你是这样的司命。
  事实上,是他想多了。至于他为什么没想到是高伟光约了热巴去过二人世界,那是因为在他印像中,帝君他老人家就是个闷骚,即便是转世,肯定也还是老样子。
  
  月光淡淡的,好似流水般倾泻下来。隔着树照过来,落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
  各种各样的虫鸣交织在一起,还有满天飞舞的萤火虫,星星点点,竟比星星还要美上几分。
  粉色倩影,正追逐着萤光,满山乱跑。
  高伟光此时脑子里只想到一句诗可以应此情此景:
  “轻罗小扇扑流萤”
  
  熟悉的画面从脑中一闪而过,同样是七夕的夜晚,一位白衣女子手中拿着把团扇,扑打流萤,末了还转过头来,可脸却怎么也看不清,唤了一声:“陛下。”
  “大叔,你发什么呆啊!”兴许是扑累了,热巴靠着高伟光坐在草坪上。
  “我……没事。”他还在想着刚才一闪而过的画面,被热巴兴奋的惊呼,彻底唤醒了。
  “看,那两颗最亮的是牵牛星和织女星吗?”热巴指了指天空。
  “嗯。”高伟光循着她的手往上看。
  “真的好美啊~”
  本来还好好的天,突然下起了小雨,来不及躲的两人,被淋成了落汤鸡。
  郊外没有可以躲雨的小亭子,他们直接回到了不远处的车上。
  衣服湿哒哒的贴在皮肤上,甚是难受,于是,高伟光载着热巴回了他家。
  “我先去放热水给你洗澡,你先坐沙发上等,想看什么自己按。”说完,就进浴室给热巴放水了。
  出来的时候拿了一条干毛巾给热巴擦头发。
  “谢谢大叔。”
  “不用这么见外,外面还下着雨,今天就留在我这吧!”
  “嗯!那……我待会洗完澡穿什么?”
  高伟光一拍头,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不好意思地说:“你不介意的话,先穿我的睡衣。”
  “好。我不介意。”
  “那我去拿。”
  “那……没什么。”里面的小内内该怎么办,热巴没敢说出口,实在是太羞耻了!!
  睡裤的裤脚挽了好几圈才刚刚好能露出脚。
  上衣长的都可以当睡裙啦!
  “喝了这杯姜汤就去睡吧。床我也已经铺好了。”顿了一下,又说:“我去拿吹风机给你吹干头发再睡,要不然明天会头疼的。”
  高伟光拿了吹风机想帮热巴吹干头发,她责怪地说:“就只会照顾别人,你自己也淋湿了,我帮你也放了水,还不快去洗澡!”
  高伟光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说:“你不是别人。”就拿了衣服溜进浴室。

  书房墙上的画动了动,又恢复到原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东华……东华……”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