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光热】画中仙

                   第四章     云散月开

         司命把女孩送回了她所住的宾馆,本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从此两人再无瓜葛。
  结果女孩拉着他的手不放,偏叫他讲和热巴之间的事,司命拿她没辙,只好乖乖的和女孩进了房间。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女孩拉着司命到父母跟前,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道:“今天我差点走丢了,是这位哥哥送我回来的。”
  “你还好意思说,我和你爸一转眼你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和你爸都要报失踪人口了,想去找你,可又怕你回来看不到我们,就这样错开了。”林妈妈红着眼眶。
  “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们担心的”女孩耷拉下头。
  “算啦!以后再和你算这笔账。”林妈妈转过来向司命道谢。
  “小伙子,谢谢你送我们女儿回来,麻烦你了!留下来我们请你吃顿饭吧!我们夫妇俩也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还望你不要嫌弃。”
  司命盛情难却,然后又留了下来,再后来,女孩还是缠着他不让他走。
  至此他一夜未归。
  冉冉升起的曦阳,打在热巴的脸上,暖暖的,柔柔的……
  身体很自然地靠在大叔身上,只要和高伟光在一起,热巴就会没来由的相信他,依赖他。
  很久之后,热巴才反应过来,其实她早就喜欢上大叔了,只是自己没发现而已,当然这是后话了。
  “大叔~”
  “嗯。”
  “大叔~”
  “怎么了。”
  “没。就是喜欢叫你。”嘴角的笑容怎么收都收不住。
  开心的一天总是那么短暂。
  晚上,热巴觉得月亮异常的皎洁,所以提议去散步。
  看着海风挺大的,高伟光回房拿了一件外套才和热巴走。
  月光倾泻在海面上,发出粼粼波光,浪花拍打着岩石,海风吹拂着岸上行人。
  也许是夜里的海风凉,热巴往高伟光的那边靠了靠。
  高伟光细心的发现了,拿起左手边披着的外套给热巴披上。
  “别着凉了,先穿我的外套吧。”兴许是高伟光的外套太大了,袖子堪堪挽了几圈手才得以伸出来,下摆更是能与过膝的裙子比肩了。
  但这并不妨碍热巴的好心情,脱下凉鞋,拎在手上,撒丫子地满地跑。
  高伟光一脸宠溺地跟在后面。
  “大叔~为什么云把月亮给遮住了呢?”热巴只顾着看被云遮住的月亮,没注意看脚下。
  “啊!”刚才还在有说有笑的热巴,现在蹲在了地上。
  高伟光第一时间冲了过去,担心的问:“怎么了?”拨开热巴捂着的手,打开手机的照明灯,脚趾被锋利的贝壳划开了一个口子,正往外冒着血。
  “回去吧!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都是自己不够细心,海边有那么多锋利的贝壳和石子,也没提醒她一下,才害得她受伤了。
  公主抱起热巴,往回走。
  热巴一只手拎着鞋,一只手搂着高伟光的脖子,头放心地靠在他胸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云层散开了,明亮的月光再次倾泻下来,照亮了海面。
  也许是气氛太好,高伟光倾吐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我喜欢你好久了。”从相遇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你,不,也许在前世我就喜欢上了你,今生是来延续我那未完的梦的。
  热巴虽然心里很高兴,可嘴上却说:“大叔~我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哦!”说完,还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哦!是吗?那大叔我得加油喽!哈哈哈。”
  “是啊!嘻嘻。”
  心里的甜蜜,早就盖过了脚上的疼痛。
  “司命,司命,快来啊,他们回来了!”司命昨天晚上已经和她解释过了,他是要撮合他俩,而不是暗恋热巴不敢说,还偷看人家。女孩听后很高兴,说要一起帮忙。
  “静文,林静文,你给我过来!”昨天才知道她这一世姓林,名叫静文。这名字倒是文文静静的,可人怎么就那么的活泼爱管事呢?!
  “你又想干嘛?”
  “替你撮合他俩啊!”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你才小孩子呢!哼!我偏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撮合他俩的。”
  风风火火地跑上楼,看见高伟光抱着热巴进了房间,拿着一串钥匙就把门从外面给人反锁了。
  高伟光听见锁门声,赶紧放下热巴去看看。
  几秒后,回来无奈地说:“我们被锁在一起了。”
  热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
  “你还笑,医药箱在哪?”
  “诺。”热巴一指。
  高伟光拿来一瓶消毒水,一瓶红药水,和一张创可贴。
  因为光脚走路的原因,脚上都是细沙。
  高伟光先盛了一些温水给热巴洗脚,再擦干给伤口消毒。
  “忍着点,消毒水涂上去的时候可能有点疼。”
  “嗯。”热巴看着高伟光忙进忙出,再轻柔地给她处理伤口,心里被添地满满当当的。
  窗外的月光柔柔的,好像诉说着有情人的心里话。
  夜还很长……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