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咸阳梅香雪中来

人间自是有秦痴。

【政斯】曰归(短篇同人)

  第一次写文,发文都给政斯了,好紧张啊!人物可能有点崩坏,如果写的不好,请不吝赐教。政斯什么的,当然和雪花红梅有关啦,超级喜欢前辈们的文,你们写的嬴政和李斯就是我心中所想的。灵感有点来自于 @斯秦将雪 大大的图     http://19991109lcc.lofter.com/post/1fc2a9_c58f592      (你好啰嗦啊←_←) 咳咳新的一年继续爱政斯~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鹧鸪天》       嬴政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后,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小睡一会儿,却不想睡沉了。
  一缕缕轻烟缭绕,入眼之处皆白,唯那远山如泼墨,在白中透出一点黛来。嬴政心疑,他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沿着小路走,到尽头,显露出一条溪流。只见一人驾一叶扁舟,周身云雾缭绕,着青色曲裾,白色暗纹襟弯曲缠绕而上,一段楚腰纤纤,腰间玉环叮呤作响。广袖飘飘,衣裾渺渺,好一副谪仙模样。
  “政儿–––”那人笑弯了眉眼,上扬的尾音绵长而婉转,直抵嬴政的心房。
  
  他像是叫不够似的,又连唤了几声,“政儿……政儿……”不知何时,他的语调竟染上了哭腔,月牙似的眼里也蓄满了泪水,落了还满。
  嬴政想为他拭去脸上的泪水,却在这时醒了。
  “原来是场梦啊……”嬴政喃喃道,可是为什么心里会隐隐作痛,低垂着眼,久久未动。
  在接连不断地做了同一个梦后,嬴政决定去江南寻梦,若不是江南的山水,又怎会那般秀气。
  几经辗转,却一无所获。
  在江南的最后一晚上,嬴政踏上一小舟,任意飘荡,浆划破水面,碎了一轮的弯弯皎月,再荡出几圈涟漪,就又恢复到初时的模样了。嬴政向船家讨来一壶酒,自斟自饮。
  忽闻岸边响起古琴声,其声悲凉婉转,如泣如诉,不绝于耳。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嬴政自嘲的笑了笑,又自斟了一杯,敬了敬月亮,一饮而尽。
  酒不醉人,人自醉,迷离的凤眼望着远方。
  “该回去了。”像是对船家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的。
  眨眼间,又是一年中秋。嬴政独自走在西安古城上,凭栏俯看城下万家灯火,垂落的刘海遮盖了一切表情,在脸上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
  月华如水,嬴政却只觉得寒气逼人,冷的彻骨……
  即使是在一家团圆的日子,嬴政也很少见到父母,即便见到了,也是简单的敷衍几句,说累了,便上楼休息去了。就在前年,父亲病倒了,这诺大的公司便交到了嬴政手上,接手才发现,大权早已落入吕不韦这奸商的手上。更让嬴政气愤的是,母亲居然与他有染,这让嬴政无法接受。
  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爱,也不许别人染指。
  就在嬴政快被黑暗情绪吞没的时候,李斯在人群中找到了他,“政儿!”朝着他的方向奔去,嬴政也看到了他,一瞬间与某个画面重合,乌黑的发丝飞扬,腰间玉环叮呤作响,脸颊因为奔跑而带上一丝潮红,带着笑飞扑进了他的怀里。
  “陛下,你终于回来了。”
  嬴政抱紧了李斯,他都记起来了。
  “政儿,我回来了。”
  “嗯。”一个字,一段情,一别就是千年。
  还好,我们的相逢不是一场梦……

番外篇–––《相约白头》
        红的梅,白的雪,刺骨的寒。
  人都说,高处不胜寒,却又有几人正真尝过这其中的百般滋味!
  嬴政13岁为秦王,庄襄王离世,仲父独揽大权,他也不过是一任人操纵的傀儡罢了!得到这个王位,理所应当的他就要失去所有的亲情。母亲和吕不韦私通,成了嬴成蟜叛变的借口,嬴政要扫除一切背叛过他的人,即使是生母也不例外。
  他们把嬴政最后仅剩一点的母爱也夺走了,怎能让他不恨。她的崽子和情夫们都得死,吕不韦、嫪毐一个都逃不掉。
  “陛下。”李斯轻柔的为嬴政披上斗篷,“天凉。”
  嬴政拉过李斯的手,略带责怪的说:“我没事,倒是爱卿的手这么冰,也不知多添些衣裳。”解下斗篷给李斯披上,黑色的斗篷,显得李斯脸色更加苍白。执起李斯的双手,替他捂热了。
  至少还有你,李斯,要不然寡人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转过身,与李斯同看这万里河山。
  捏了捏李斯的手,问道,“寡人13岁为秦王,一路走来,亲的人一个个都离我而去,爱卿会吗?”这不是问句,他要的是肯定的回答。
  李斯把头靠在嬴政的肩上,“不会。”
  顿了一下,还是唤了一声“政儿~”仿佛又回到了李斯还是先生,嬴政还只是孩子的时候,抚平了嬴政的伤。
  嬴政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咸阳城的雪下的纷纷扬扬,压得红梅弯了腰,落的君臣二人白了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评论(1)

热度(13)